股票投资者直面利率上升的严峻现实 - FT中文网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:
请输入手机号码,通过短信验证(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):
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,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。
FT财富管理Dec

股票投资者直面利率上升的严峻现实

随着流入股票型基金的资金枯竭,基金经理转向新的数据来源来吸引客户。

全球最大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的股票专家们正在重温他们的历史,挖掘新的数据来源,以说服客户在利率上升的世界里继续投资股票。

在经历了10年的上涨之后,美联储去年历史性的一系列加息改变了股市的前景。

养老基金和财富管理公司已经开始减少股票投资,转而被货币市场基金和债券的高利率所吸引。根据EPFR的数据,今年到目前为止,股票基金的净流入量几乎持平。

但专业投资组合经理们热衷于强调,即使宽松货币政策推动股市大涨的年代已经过去,但股市仍有机会。

贝莱德(BlackRock)基本面股票首席投资官托尼•德斯皮里托(Tony Despirito)表示:“回顾历史,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时期才是反常的。”

“股票风险溢价——股票相对于债券的相对回报——令人难以置信地有利。现在它回到了长期平均水平,但这仍然是相当不错的。这是投资者需要的视角。”

利率上升会降低未来潜在收益的吸引力,从而降低股票估值。如果投资者可以从两年期美国国债等低风险资产上获得近5%的收益率,那么企业就需要拿出更有力的理由,说服投资者押注于长期增长。

最近,美股可能因美联储不会进一步加息的希望而反弹,但即使这些希望被证明是正确的,也没有多少人预计会回到之前的宽松货币时期。

在9月份的最新预测中,央行官员预计联邦基金利率到2026年底仍可能高达4.9%。即使是2.4%的最低预测值,也远高于2008年至2022年大部分时间的水平。

“在过去15年左右的大部分时间里……CIBC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戴维•多纳贝迪安(David Donabedian)表示:“我们拥有完美的股票组合。现在不同了,我认为这种不同将持续一段时间。”

资产规模达1.3万亿美元的基金管理公司普信(T Rowe Price)全球股票主管埃里克•韦尔(Eric Veiel)表示,这种转变将影响对股票的短期和长期需求。他表示,在短期内,鉴于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,许多投资者将倾向于“持有真正短期的固定收益或现金,等着看更多的牌被翻出来”。从长期来看,高收益债券等资产(目前平均收益率约为9%)已成为股票的诱人替代品。

标准普尔500指数(S&P 500)最近的表现突显出更为严峻的环境,但也显示出一些公司仍能产生高额回报。

今年迄今,该指数已上涨14%,但涨幅几乎完全是由几只大型科技股推动的。该指数的大多数成分股公司都出现了下跌,其对每家公司分配同等权重的指数下跌了1%。

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(RBC Capital Markets)股票衍生品策略师艾米•吴•西尔弗曼(Amy Wu Silverman)上月在一份报告中开玩笑称,“这是一个利率世界,股票只是生活在其中”。花旗(Citi)股票销售团队上周进行的研究指出,美国政府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的季度标售——股票投资者“通常不会关注”这类债券——已开始对股市产生比月度薪资报告等重大经济数据更大的影响。

不过,英伟达(Nvidia)等公司的巨大涨幅表明,一些故事能够穿透利率周围的噪音。由于人们对人工智能潜力的热情,英伟达的股价上涨了两倍多。

纽约梅隆银行投资者解决方案主管西尼德•科尔顿•格兰特表示:“投资者的校准必须改变……在这种环境下,完全有可能将投资组合配置给表现良好的股票,但你确实需要更有选择性。”

除了人工智能,投资组合经理们还试图从其他长期趋势中寻找赢家和输家,比如Ozempic等减肥药的出现,或者为应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贸易壁垒而“回流”生产的增长。

他们还试图区分哪些公司将直接受到借贷成本上升的影响,哪些公司在利率上升的环境中受到了不公平的惩罚。韦尔表示,他正在公用事业和医疗保健等板块寻找机会,这些板块不分青红皂白的抛售既打击了坏公司,也打击了好公司。

“商品化销售造成了扭曲……这并不意味着(一个行业内的)所有公司都可以买进,但你需要仔细研究一下,重新审视一下。”

高盛(Goldman Sachs)一篮子“优质”公司——收益稳定、债务水平相对较低的美国企业——今年的回报率为17%,而与之相对应的一篮子高负债、盈利水平较低的公司的回报率不到1%。

对股票投资者来说,仔细研究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债务状况应该不是什么新鲜事。但长期的低利率意味着,即使是相对资深的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经理,也从未在“正常”利率环境下进行投资。

韦尔表示,投资者需要警惕,与过去的估值相比,某只股票可能看起来很便宜,但“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的分析不仅仅是与过去五年的估值相比较。你不能把估值的前提建立在回到低利率的基础上。”

他补充说:“我们有从业 30 多年的员工,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要依靠他们。

贝莱德的德斯皮里托也认为,“我们所处的市场要么青睐那些拥有大量长期经验的人,要么至少是对市场历史有所了解的人。”

他补充称,分析一家公司的债务和再融资风险“是一项简单的财务工作……但人们并不总是注意到。指数肯定不会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